祁槿梦

一个背后击球的boy

有时候我感觉长大就是吃饭时拿自己不喜欢吃的菜,从生理心理到舌尖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抗拒这个味道。但是还要安慰自己这个对身体好。
因为这时,只有自己能替自己身体操心,没有人会硬逼着你按头咽下蔬菜的苦味。
接下来的路都要自己走了。

且向孤独

且任烈烈慰平生

一言以蔽之的爱恨悠悠
又有几分经得起推敲
观棋不语的君子
且看前路落子无悔
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

小将变成中流砥柱
花季老将成了领军人
你们要加油呀❤️

昨天去见高中的数学老师
竟然被他和他妻子俩甜到了
“你别理他,他教书的老古板,总是叫人去考试。”
“他一理科生没意思,以后我就不跟他出去玩了。”
“听见没,人家家里都是男人做饭。”
“他学理科的什么都不懂。”
唉,被夕阳红狗粮喂了一嘴。
永远忘不了老师那一脸宠溺笑,我还是个没有男朋友的宝宝啊。

【羽泉】旧时少年(中)

前文链接 上

除夕的黑夜没有那么浓重,守岁的灯光将整座城市点燃。大桥上冲天而起的烟火,把浓厚的墨色烧得有了些许温度。

  胡海泉把向南的窗户插销拉开,刺鼻的火药味扑面而来,冷冷清清的小巷里还有些红纸的碎屑,满地狼藉。

  一扇门隔开冷清和寂寞,陈羽凡的住处简单得仿佛没有人的气息。他用力收紧自己的存在,好像随时做好了离开的准备。胡海泉曾试图弄乱这副布景的一角,不想一转头就恢复原状。

  这是他第一个安稳的新年。不是天桥不是棚屋也不是冷硬的长椅。

  实实在在,可以称之为“家”的灯光。...


© 祁槿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